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王茂生进酒》

2013-9-10 01:37|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7763| 评论: 1

第七场
      
          [夜,玄女庙,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庙内席位井然有序,主桌居中。乳妈换上新妆,乐得合不扰嘴,这里擦一擦,那里整一整,不亦乐乎。
          [幕后唱:    锦冠华服车马喧,
                       香火爆盛庙门开。
                       小庙出了大菩萨,
                       亲疏稂莠进香来。
          [后声:“总兵大人到!”“知府大人到!”“诸位大人到!”“有请大将军!”
          [薛仁贵、柳金花盛上。乳妈看着二人,喜得直抹眼泪。
金  花    乳妈?(关切地)
乳  妈    没事,乳妈这是欢喜,欢喜啊!
众官员    拜见大将军!
仁  贵    诸位大人免礼,请坐!
众官员    谢坐!
乳  妈    (小声地)老爷、夫人,今夜还有上宾?
仁  贵   对,上宾,最尊贵的上宾!上宾一到,马上开席!
中  军   启禀大将军,大老爷大奶奶到!
金  花   (喜)大哥大嫂来了!
仁  贵   鼓乐齐鸣,迎接!
         [茂生、花嫂抬酒坛大摇大摆地上,见迎接阵容,吓得缩了回去。
花  嫂   茂生啊,我会怕!
茂  生   走后门!
花  嫂   茂生啊,我还是会怕。
茂  生   (心发虚,嘴仍硬)怕、怕什么!路上都看见了,吾弟不收礼,照单全退。不用怕,腰拔直了!
花  嫂   我是怕那么多官……
茂  生   唉,今晚吾弟是最大的官,还怕谁?
花  嫂   不怕?
茂  生   不怕!
         [众官员窃议:“原来上宾是乌督鬼!”“一个卖炭的穷鬼!”“他怎能当上宾?!”
[王茂生与花嫂畏缩在一旁,不敢见人介。
金  嫂   大哥大嫂哪里去了!
 
仁  贵
         (发现了茂生二人,上前拉住二人)大哥、大嫂!
金  花
      
茂  生   (惊喜地盯着仁贵)弟,让你哥看看!(绕着仁贵细观两圈)威!威!
仁  贵   大哥见笑了!(拉到一旁,指酒,轻声地)大哥,十五年前之约你尚未
忘记。
茂  生   甭说忘记,你哥今天还换成大坛呢!(得意地拍着酒坛)怎样?
中  军   大将军,这礼?
仁  贵    收下!
          [茂生、花嫂顿时愣住!
花  嫂   (脱口而出)不是说不收礼吗?
仁  贵   大哥大嫂是一家人,岂有不收之理?
金  花   是呀,大哥大嫂,我们是一家人啊!
花  嫂   (扯一下茂生)坏了,坏了!
茂  生   (强作镇定)没事,他今晚不会开坛……
仁  贵   (激动介)青红酒!(又)来呀,开坛!
茂  生   (大惊失色)且慢……
仁  贵    大哥?
茂  生    弟,狗肉不上桌,这么派头的宴席,怎么能喝青红酒?
仁  贵    哎,小弟这十五年间什么酒没饮过,念念不忘的唯此家乡的青红酒,
今夜小弟定要一醉方休!
茂  生   (护住酒缸)莫急莫急,这酒存放的时间太久了,只怕走味了!
花  嫂    是啊,一定走味了!
仁  贵    大哥所言差矣,酒越陈越香,怎会走味?再说,这是大哥的一片心
意,小弟岂能不领情?来呀,开坛!
          [中军开坛,茂生欲阻不能。
茂  生    完了,这一下纸人仔露骨了!
花  嫂    这、这怎么办?
中  军    大将军,酒坛已开起!
仁  贵    好!
茂  生    哎呀,弟,这酒……(示意让仁贵过来)
金  花    官人,你看大哥他……
仁  贵    (误会)我明白了,你是想请诸位大人同饮这青红酒。诸位大人可有雅兴品尝我大哥的青红酒?
          [后众声:“愿陪将军开怀畅饮!”
茂  生    哎呀,弟,这酒、这酒……(又是摇手又是挤眉弄眼)
仁  贵   (愣了半天)噢,明白了,你是怕诸位大人饮不惯这乡间土酿?
茂  生    对对对……
仁  贵    唉,乡间土酿,地道甘醇,诸位大人一定会喜欢的。来呀,给诸位大人斟酒!
          [中军给众人斟酒介。
茂  生    这一下脸扑臭沟里去,没脸见人啦!
花  嫂    还 等什么,快溜吧!(拉起茂生就跑)
茂  生    溜?这么大的场面,我溜了,吾弟怎么办?
仁  贵   (高举酒杯)诸位,干!
众官员   干!
[仁贵饮介,木然呆住。众官员皆愣住,不敢吱声。静场。
茂  生    (羞愧懊悔地)弟,哥对不住你呀!
          (唱)      弟你衣锦返乡多荣耀,
                      哥我一坛井水体面丢光。
                      本想锦上添花做面子,
                      谁知弄巧成拙两心伤。
                      乐极丑生自做孽,
                      悔愧如洪撞胸膛。
          (跪)弟,对不住了!(连声道歉,说一句自打一耳光)
仁  贵
          大哥——(急冲上阻止)
金  花
仁  贵    (跪,握住茂生双手)大哥,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薛仁贵呀!十五年来,小弟   知道大哥一定很苦、很累、很艰难,却没想到竟然到了如此地步?!说什么风光荣耀,没有大哥大嫂,哪有小弟今日啊!
          (唱)       薛仁贵下双膝大哥来唤, 
                       百战英雄止不住虎泪淋淋。
                       雪地里救命之恩如山重,
                       十五年养家之情似海深。
                       若非你重情重义重诚信,
                       哪有我仁贵今日之功名。
                       大哥大嫂呀!
     你们是薛家再生父母,
                       今生我难报兄嫂恩情!
         大哥大嫂请上座!(仁贵与金花将茂生和花嫂请上主桌,同跪下)小弟夫妇同敬二位一碗!            
众官员   同敬二位一碗!
茂  生
        这这这……(不知所措)
花  嫂
仁  贵    干!
众官员    干!
仁  贵    来呀,将这坛酒彩车礼炮送往将军府!
茂  生    喂喂,什么意思?
仁  贵    (抚摸着酒坛,意味深长地)这是人间珍品哪!小弟定要收藏起来,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珍藏下去!
茂  生    好兄弟!(二人握手)
  众      哈哈哈……
          [幕后唱:    但得情义存,
            清水胜琼浆。
             茂生进水酒,
             千秋佳话传。
[全剧终。
(该剧本取材于传统剧目《红绫袄》,获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
1234567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2-14 09:36 , Processed in 0.0483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