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越剧《五女拜寿》剧本

2011-6-1 00:01|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2303| 评论: 0

第一场 拜寿堂老母偏心

时间:明嘉靖年间某日 地点:杨府寿堂

合:牡丹竞放笑春风,喜满华堂寿烛红。白首齐眉庆偕老,五女争来拜寿翁。

(数家院忙碌地布置寿堂,杨继康携夫人上,随伺翠云)

杨继康:一生谨慎立朝堂

杨夫人:夫荣妻贵寿而康

杨继康:疏远严嵩思告老

杨夫人:还乡安度好时光

老家院(白):老爷——禀老爷夫人,扬州/苏州大小姐大姑爷,二小姐、二姑爷;杭州四小姐四姑爷、五小姐五姑爷带来各式各样寿礼,一齐给你拜寿来了!

杨继康(白):快快有请

老家院(白):老爷吩咐,有请各位小姐姑爷

(喜乐声中,四对儿女携婢女捧礼物上)

众女、婿(白):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小婿/孩儿大礼拜祝寿诞

杨继康、夫人(白):贤婿女儿起来

众女、婿(白):多谢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杨继康(白):众位贤婿女儿路上辛苦了

众:哈哈哈~

俞志云:白玉如意献岳丈,如意吉祥祝寿长。接手谕/ 知有告老还乡意,愿奉养/ 如同孝敬亲爹娘。常言道/ 长婿当作半子靠,迎二老/ 安居姑苏寿而康。

杨夫人(白):大姑爷不愧是尚书公子,孝心可嘉。

杨继康(白):是啊

双桃:爹爹母亲,赤金寿星笑口开,寿比南山景云辉。你女婿件件都听我,爹娘啊/ 养老要到我家来。

丁大富: 贤妻说/ 报答双亲宠和爱,为尽孝/ 虎丘山下造楼台。

杨夫人(白):二姑爷是,扬州/苏州首富,老爷看,这赤金寿星真象你啊。

杨继康(白):哈哈

陈文新:献上这/ 玲珑珊瑚福临门,爹爹说/ 亲家本是同窗友,湖山有幸迎知音。

陈文华:呈上了/ 翡翠宝瓶万寿春,母亲说/ 天下风光西湖好,颐养天年可长生。

四香、五凤:爹爹、母亲!爹娘呀,公婆临别细叮咛,还请二老到杭城,姐妹晨昏来侍奉,百依百顺孝双亲。

杨继康(白):陈亲家教子有方,真不愧相国后代啊

杨夫人(白):是啊,这两对小夫妻真讨人喜欢

双桃(白):啊,爹爹母亲,扬州/苏州花园数丁家又大又漂亮,你一定要到我家来养老

丁大富(白):对、对,岳母,你一定要道我家来啊

俞志云(白):长婿如同长子,理应请二老到我家来

众儿女(白):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到我家来~到我家来~

杨继康(白):好了,不要争了,你们都有孝心,待我告老后再做商议,你们到花厅用茶去吧

众儿女(白):是

双桃(白):母亲,母亲,你最喜欢我,你若是不到我家来,女儿不依

杨夫人(白):真是把你宠坏了

杨夫人:四个女儿好孝心,更难得/ 个个女婿似儿亲。

杨继康:堂前花开有五朵,可惜是/ 义女三春未来临。

杨夫人(白):我四个亲女儿够了

杨继康(白):你啊

家院(白):禀老爷夫人,三姑爷三小姐拜寿来了

杨夫人(白):带来什么寿礼?

家院(白):一双空手

杨夫人(白):这个领养的野丫头,嫁了个穷书生流落天涯,她来做甚?

杨继康(白):嗳,夫人啊,既来拜寿,可算知礼么,吩咐他们进来

家院(白):三姑爷三小姐,老爷叫你们进来

(三春与邹应龙上)

三春(白):官人请

邹应龙(白):娘子请,你我一同上前拜寿

三、邹(齐白):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小婿/孩儿大礼拜祝寿诞

杨继康(白):贤婿女儿,起来起来

杨夫人(白):罢了罢了

翠云(白):三小姐好

杨继康(白):你们夫妻从哪里而来,这一向家境可好啊

邹应龙:想先父两袖清风一身清,蒙岳父践约成婚配千金,数年来草堂授课南京郊,娘子她针线助我读书文,叹去岁/ 赴考名落孙山外,空辜负/ 立志报国一片心。是娘子/ 屈指算来寿期到,因此上/ 双双拜寿到府门。

杨继康(白):却也难为你们了

杨夫人(白):拜寿、拜寿,一双空手,成何体统?

三春:爹爹母亲啊,与官人/ 专程拜寿心意诚,空手而来有内情。女儿我/ 夜夜千针与万针, 为爹娘/ 寿鞋两双早绣成。只道是/ 千里来把鹅毛送,礼薄情重奉严尊。谁知晓/ 昨夜郊外投宿店,可恨窃贼盗衣银。身无分文缓步走,一路安慰我官人。只要人到心意到,定能得父母原谅两三分。

杨继康(白):原来如此,看来你们夫妻空腹而行,未曾用餐

邹应龙(白):不妨事

杨夫人(白):不用说了,翠云

翠云(白):夫人

杨夫人(白):你陪他们到厨房里去吃

翠云(白):夫人,即可就要开席了,让三姑爷三小姐一道吃吧

杨夫人(白):多嘴!好吧,让厨娘好菜好饭看待

翠云(白):是,三姑爷三小姐随我来

(翠及三春夫妻同下)

杨继康(白):夫人,为何不让他们一同宴会啊

杨夫人(白):算啦,他们上不了台盘。哦,来呀,吩咐奏乐开宴。

众家院(白):是!奏乐开宴

(众女、婿上,拜,白:爹爹母亲,走啊)

杨继康(白):哈哈哈~

(众同下,元芳落后)

翠云(白):大小姐

元芳(白):翠云啊,听说三妹来了,三妹夫也来了

翠云(白):大小姐,老夫人让三小姐三姑爷到厨房吃饭了

俞志云(白):快走啊

(同下。后台传众声:祝岳父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岳父请,请啊~)

春兰(白):小姐你看

元芳(白):这不是三妹三妹夫吗?

俞志云(白):快走,快来啊

 

 

第二场 闹柴房姐妹绝情 

 

时间:接上场数日后 地点:杨府后院厅堂

(后台传来喝酒声。请呀——)

(三春做针线,邹应龙读书,翠云端茶上)

翠云:可恨世道不公正,只重衣衫不重人,这几天,贵婿吃尽团圆酒,冷落了贤德小姐穷郎君,夫人偏心太势利,老爷糊涂不过问,三小姐补做寿鞋多辛苦,翠云我理该关心来照应

翠云(白):三姑爷三小姐,请用茶

三春(白):多谢翠云

(翠云看三春针线:呀绣得真好看,后台传来喝酒声。来呀——) (此句舞台版无>)

翠云(白):一样女婿,两样看待!三姑爷,三小姐,委屈你们了。他们住在楼房,吃在厅堂,你们住在厅堂,吃在厨房。

三春:啊,不要这样说。翠云!花树同园不同根,我与那/ 姐妹并非一母生。想当年/ 生父惨遭严嵩害,救孤女/ 多亏叔父杨继盛。爹爹收我螟蛉女,没齿难忘养育恩。

归来拜寿无孝敬,娘亲见责也该应。儿婿不是外来人,你看他/ 陋室不废读书文。

翠云(白):三姑爷,你听见了没有

邹应龙(白):听见什么?

翠云(白):你们住在这里——

邹应龙(白):翠云,来,你看这书本上说,陋巷箪瓢,饔飧不继,回也不改其乐

翠云(白):嘻~你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懂

邹应龙(白):翠云,是说圣人弟子名叫颜回,住的破房子,用的破篮子,经常饿肚子,可是他有书读,照样十分快乐。我这里有你翠云照顾,胜国颜回十倍哟,十倍哟~哈哈哈哈~

翠云(白):这双寿鞋已经做好了

三春(白):翠云你来看,这是我给母亲绣的花样

翠云(白):真好看

(夏莲磕着瓜子经过,听见说话声,停)

夏莲(白):姐妹们,快来快来!喔哟快来!去看看这个穷姑爷什么样子

春、秋冬三婢:哎,对,去看,去看看

(春夏秋冬四丫头上,偷听,探头,笑)

夏莲(白):穷姑爷书雾腾腾,酸溜溜的。喔哟,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小姐不象,象丫头,姑爷不象么,象猴头。

(众笑:哈~)

翠云(白):你、你胡说些什么!

夏莲(白):我说什么,你管不着!

翠云(白):你不要狗眼看人低,你们把三姑爷当什么样人看待!

夏莲(白):姑爷?姑爷么见得多了!哎,春兰,你的姑爷是什么人啊?

春兰(白):我家姑爷堂堂尚书公子,状元种子

秋菊(白):我家姑爷是前朝宰相孙子,杭州才子

冬梅(白):我家姑爷也是宰相孙子,江南名士

夏莲(白):我的姑爷,扬州/苏州首富,有财有势。脚盆嵌玛瑙,檀香劈柴烧,山珍海味吃不了,拿去喂狗喂猫。

翠云(白):我们三姑爷,可不象那种绣花枕头一包草。三姑爷学问好、心肠好、骨气好,时来运转,必中状元!

夏莲(白):他中状元?你挖掉我双眼睛!

翠云(白):你敢打赌?

夏莲(白):打赌?打赌就打赌!

(两婢三击掌打赌)

夏莲(白):你看中这叫化状元,给他做小老婆好了

(众笑,翠打夏)

夏莲(白):你打人?你打人?哎呀,气死人了,贱人,你打!

(夏欲打翠,众拉,三春出)

三春(白):好了好了,不要吵了。夏莲,我二姐把你宠坏了,如此出言势利,肆意漫骂太没有规矩了。

夏莲(白):哼

(夏低头无言,另三婢走,呼夏:嘘~夏忿忿下)

三春(白):翠云妹,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官人有我照应,你只管先伺候老夫人去吧。翠云妹,你受委屈了。

翠云(白):三小姐,是你们受委屈了。你们、你们还是回去吧。

(翠下)

三春:翠云仗义受了气,含泪劝我把家离。不怪小婢心势利,多留只怕惹是非。

(白):官人

邹应龙(白):娘子

三春(白):你可曾听到门外婢女吵架?

邹应龙(白):婢女吵架与我何干哪

三春:你啊,吵架本为嘲笑你,气坏了翠云欲悲啼。

邹应龙:娘子啊/ 大人不计小人过,荷花出水有高低。夸我不足喜/,骂我不生气,燕雀安知鸿鹄志,何必与/ 婢女之言辨是非?

三春:官人啊/ 婢言虽可不睬理,人多口杂要受欺。随郎君/ 不畏天涯风霜苦,怎不想/ 及早抽身万里飞!

邹应龙:我的好娘子啊,并非我寄食岳家少志气,决不愿在人檐下把头低,都只为久仰叔父杨继盛,他恨那严嵩老贼把君欺,我本想寿堂面献除奸计,谁知他奉旨南巡出京畿,老岳父惧怕严嵩欲告老,欲提醒难保不受虎狼欺,卑人暂时不想走,只希望得与忠良相会期

邹应龙(白):恩,娘子。卑人并不想寄食岳家,只为敬仰继盛叔父,他痛恨严嵩专权,早有除奸之意。等他回京,面献除奸之计,便回南京。

三春(白):官人,你立志为民除害,为我报杀父之仇,妾身无不依从。

(双桃夫妻忿忿上)

双桃(白):三春、三春,你给我出来

三春(白):二姐、二姐夫也来了。请里面坐

双桃(白):哼,里面一股穷酸气,我们不愿进去

丁大富(白):哼,里面一股穷酸气,我们不愿进去。上等人不进下等之房!

三春(白):那么有什么事?

双桃(白):我问你,我的贴身丫头,你为什么骂她,你为什么打她?

丁大富(白):你这是老虎头上蚤痒,真真岂有此理!

三春(白):二姐,你可知道刚才夏莲在这门外骂些什么?她跟何人吵架?是谁没有规矩?

双桃(白):算了,我全不知道!

(唱):打狗也要看主人面,谁敢欺负小夏莲?丁府丫头不低贱,官绅见了陪笑脸。看你一身穷酸气,摆什么小姐架子在人前!

丁大富:赫赫扬州/苏州丁百万,侍女娇贵胜天仙!谁敢轻易来得罪,绳捆索绑挨皮鞭。

今朝对你还客气,我看你/ 夫妻不值半文钱

三春(白):二姐、姐夫,都来娘家做客,还当以礼相待,岂能以富欺贫,说话不讲道理?

双夫妻(白):谁不讲理?谁不讲理?

(邹应龙出)

邹应龙(白):哎呀娘子,这种人不可理喻,何必睬他

双夫妻(白):啊——哼!

双桃(白):没这么便当,我们进去!

邹应龙(白):且慢。你们一身珠光宝气,禁不住这房中穷酸之气,何必进来!

(拉三春进屋,关门,双夫妻呆立)

双桃(白):你——这——啊——这——气死我了!走!告诉母亲去!

丁大富(白):对!告诉丈母娘去

(双夫妻下)

 

第三场 受株链乐极生悲

 

时间:接上场后一日 地点:杨府后厅、花园、厅堂(舞台版无后厅、花园景)

(厅堂上,双桃夫妻向杨夫人及俞志云等告状,众人做私语状,三春夫妻捧寿鞋,与众姐妹等进)

三春、邹应龙(白):女儿/女婿拜见母亲/岳母

杨夫人(白):你们手捧何物?

三春(白):是我为爹爹母亲补做的寿鞋,略表寸心。

杨夫人(白):哦

双桃(白):哎呀母亲,这种鞋子,在我们扬州府中,只配给下等人穿用

杨夫人(白):拿下去赏于门公夫妇

夏莲(白):是

(夏取鞋下,脸做不屑表情)

杨夫人(白):三春,本念你夫妻穷途落魄,好意收留府内,你怎敢得罪贵客,还不当面赔礼!

三春:母亲,婢女嘲骂少家规,二姐护短理不该,此事翠云可作证,万望母亲做主裁

双桃:母亲,分明嫌你错责怪,偏心糊涂不明白

丁大富:有意挑衅不赔罪,小婿告辞把家归

杨夫人(白):坐下!由我做主!

三春(白):母亲

杨夫人(白):贱人,你敢嫌我错怪?

三春(白):女儿没有

杨夫人(白):你敢嫌我偏心?

三春(白):女儿——不敢

杨夫人(白):若不赔礼,便为不孝,休想留在府中!

杨夫人(白):三春,本念你夫妻穷途落魄,好意收留府内,你怎敢得罪贵客,还不当面赔礼!

三春(白):母亲,婢女嘲骂生事,原是二姐护短,万望母亲问过翠云便知

双桃(白):哎呀母亲,分明嫌你偏心错怪!

丁大富(白):若不赔礼,小婿告辞!

杨夫人(白):贤婿坐下!由我做主!

杨夫人(白):三春,你敢嫌我偏心错怪?

三春(白):女儿不敢,母亲,这是我为爹爹母亲补做的寿鞋——

双桃(白):哼,这种鞋子,在我们扬州府中,只配给下等人穿用

杨夫人(白):拿下去赏于门公夫妇

(夏取鞋下,脸做不屑表情)

杨夫人(白):若不赔礼,便为不孝,休想留在府中!

邹应龙:岳母啊—— 我夫妻/ 一片诚心祝寿诞,都只为/ 抚育之恩难忘怀,有道是/ 富而无骄贫无谄,并不想/ 攀龙附凤上门来。三春她/ 做鞋一夜未合眼,尽孝礼/ 拜别不用岳母催。 但等见过岳父面,呈上书信便离开。

杨夫人:穷鬼说话太傲慢,一股怒火上心来。你们要走赶快走,何必再等老爷回。永世不见忤逆女,从此一刀两分开。

(杨夫人掷信拂袖下,众女、婿随下,元芳落后)

三春(白):母亲——

元芳(白):母亲~母亲~母亲~(做劝解状,三春夫妇转身走,元追出至花园)

元芳(白):三妹

三春(白):大姐

元芳:三妹、三妹夫啊,母亲盛怒难劝解,委屈贤妹受责备,你们来时逢盗窃,囊中空空怎安排,还请二位稍等待,我的到房中取银来

三春(白):不——

(元芳欲下,俞志云上)

俞志云(白):你要做什么?

元芳(白):官人,三妹夫妻身无分文,取些盘缠银子与她

俞志云(白):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怎不与我商量

三春(白):大姐——

元芳(白):如此官人,你看可好?

俞志云(白):我看使不得,娘子,你好不糊涂!岳母大人逐走不孝之人,怎敢违抗母命,接济银两!走!

(俞拉元芳下,夏莲得意地从三春夫妻面前走过)

邹应龙(白):娘子,我们还是回南京去吧

元芳(白):三妹、三妹夫,委屈你们了,只是你们囊中空空——待为姐回房中取来盘缠银子再走不迟

三夫妻(白):大姐——

俞志云(白):恩,怎不与我商量!

元芳(白):官人

俞志云(白):娘子,好不糊涂啊!怎敢违抗母命,接济银两!回去!

1234下一页

最新评论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2-14 07:08 , Processed in 0.0509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