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王茂生进酒》

2013-9-10 01:37|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7785| 评论: 1

第六场
       
  [十五年后。山花烂漫的春天。
          [薛仁贵率军过场,无数群众围观,尾随过场。
          [幕后唱: 十五严冬苦渡,
                    霹雳一声回春。
                    末路英雄返故里,
                    惊天动地大将军。
         [茂生家小院,置一大一小酒坛。
         [远处不时飘来阵阵锣鼓声。
         [茂生与花嫂挑着空炭箩和花线担疲惫地上。
花  嫂   谁家办喜事,这么热闹?!
茂  生   有钱人,派头人呗。
花  嫂    (好奇地张望)哎,都往玄女庙去呐!(朝外)喂,依土,给谁送礼啊?
         [内声:“我家老爷让我给薛仁贵大将军送礼!”
茂  生   (一机灵,跳起)喂喂,你说给谁送礼?
         [内声:“给薛仁贵大将军!”
茂  生   嫂,我没错吧,他说吾弟回来了!
花  嫂   还是大将军哩!
茂  生   吾弟,大将军?嘿嘿嘿……(激动地手足无措)嫂呀,酒、酒来!
花  嫂   哎!(奔到酒坛前)不对,这酒是留给二叔接风洗尘的!
茂  生   不能喝?
花  嫂   不能喝!
茂  生   不能喝怎么办?
花  嫂    换衣裳,去见二叔呀!
茂  生    对对对,换衣裳(又)。
          [花嫂打开破箱子,抱出一堆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可是,没一件象样的。
茂  生    怎么,一件没补过的都没有?哎,这件还不错嘛!
花  嫂    这件肩头破了,还没补呢。
茂  生    这条裤子还挺新的嘛!
花  嫂    看清楚了,屁股一大洞!
茂  生    (扔了裤子,拿起一件少了一边袖子的衣服)嘿,这是元帅服嘛!
花  嫂    元帅服?
茂  生    说你头发长见识短你还不服,元帅都是穿一个袖子的衣裳。
花  嫂    元帅也穿麻布裳?
茂  生    这……咦,拨掉这袖子,不就是马甲了吗?(一把扯下袖子,穿上)
花  嫂    (挑不到象样的衣服,急介)茂生,那我呢?
茂  生    一件象样的都没有吗?
花  嫂    最象样的就身上这一件。
茂  生    (一股辛酸涌上心头)对不住,嫂!
花  嫂    什么时候了,还说这!反正二叔也不至于会嫌我们,走吧!
茂  生    走!
          [二人刚跨出门,花嫂忽然停下。
花  嫂    慢,二叔荣归,按说第一个要见的人就该是我们,可为什么满街的人
都知道了,唯独我们……
茂  生    唉,先忙外,后安内,我们是自家兄弟,急什么!
花  嫂   你看, 今日往玄女庙跑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呢!二叔他真的不会嫌我
们……
茂  生    吾弟不是这种人!
花  嫂    话不要讲太死,当年你二人结谊时,七哥和八哥,齐齐差不多,如今,
人家是大将军!大将军知道吗?
茂  生    给你这么一说,我的心还真有些别别的!嫂,今先莫急,等一等,吾弟肯定会来请!
花  嫂    肯定会来请?
茂  生    (心虚介)肯、肯定!
          [在二人的期待中,传来锣鼓声。
茂  生    来了来了!跟你说会来,是不是!
          [二人激动地理装出迎。锣鼓声渐远去,二人扫兴而回。又一阵锣鼓声,二人复迎出。
茂  生    这一回肯定是了!(结果锣鼓声又远去了。二人呆立门前,许久,失望地)日头下山了。
          [远处传来鞭炮声。花嫂见茂生还在痴痴地眺望,心疼地……
花  嫂    别傻了,炮仗响了,开席啦!
茂  生    ……(瘫坐于树桩上,如土塑木雕般)
花  嫂   (越想越不情愿)唉,十五年来,玄女庙冷冷清清,除了我们,有谁
送过一根草?一粒米?今天二叔出仕了,全城的人都去贺喜,只冷落
了我们两个人…… (一跺脚)人怎么能这样忘恩负义?哼,我找他去!
茂  生   (急拦)你要做什么?
花  嫂   我要问他几句!
茂  生   嫂啊,使不得!
花  嫂   为何使不得?许他变脸,我就变不得?
茂  生   (用力拉住她)嫂,做笑话哩!
花  嫂   你不要拦我!
茂  生   (二人拉扯,情急之中,他高高地扬起了手)你敢去!
花  嫂   你,你要打我?
茂  生   这……(垂下手)
花  嫂   (哭)你这乌督鬼,都到这地步了,头脑还不清醒!这些年,你自己的家都不要了,只差没把心肝掏出给你那贤弟,可人家根本没记你的情,你这十五年,都白做了……
茂  生   谁说我白做了,不管他记不记的,我做人只求一个问心无愧!嫂,
不要哭,要照我说,今天可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
花  嫂   还值得庆贺?
茂  生   这十五年来,我天天盼望吾弟回来,好将他的妻儿安然无恙的交还他,将我肩上的千斤重担卸下来,这担子太重了,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我实在……难哪!
花  嫂   茂生……
茂  生   现在,他回来了,我总算可以卸担了,从今以后,我再不会天天
睡不着觉,再不用愁他一家揭不开锅,再不要怕他的孩子又病了,也
不用跟做贼一样瞒着你,将我们家的东西偷偷往庙里送……嫂,这些
年我欠你的太多了,从今以后,我心里终于可以只记着你一个人,我
得好好地侍候你,你要热的我不给你冷的,你要甜的我不给你咸的……
花  嫂   照你这么说,今天我们真该高兴?
茂  生   高兴,(哽咽)我真的高兴!来,喝酒!吾弟不稀罕这青红酒了,我们
自己喝!
花  嫂   还吾弟吾弟,谁认你这大哥了!不提他了,咱们喝酒!(倒酒)喝!
         [二人一句话也不说了,埋头喝酒,将坛中酒一碗又一碗全喝光了。
         [幕后唱:    埋头饮酸酒,
                      和泪咽苦酒,
                      伤心酒,如火烧,
                      如火烧,心烧焦!
花  嫂   十五年了,没日没夜,没停没歇,这日子总算熬到头了!茂生啊,要喝,今天就喝到透脚、透心!
茂  生   对,喝了就得透心!干!
         [二人尽情地喝酒介。
         [幕后唱:    久旱逢甘霖,
                     夫妻饮透心。
                     一碗又一碗,
                     浑然忘酸辛。
花  嫂   (醉意)茂生啊,你怎么变……变出两个来?真有趣,哪一个是……是真的?
茂  生   (醉态)嫂呀,你也变成三……三个了。
         [幕后唱:    身飘飘,心飘飘,
                      喜无忧,乐逍遥,
                      万千烦恼烟云消。
         [乐起,中军上。
中  军   请问,王大老爷、大奶奶在家吗?
茂  生   走错门了,这里没有大老爷,只有乌督鬼!
中  军   乌督鬼就是大老爷!小的奉薛大将军之命,特来迎接大老爷、大奶奶古庙相会  !
生、嫂   你、你说什么?
中  军   薛大将军方才三次亲自前来迎请,二位不在家中,特命小的再度登门恭请!
茂  生   ……(使劲拧了花嫂一把)
花  嫂   喂,你做什么?
茂  生   看看是不是喝过头了?!
花  嫂   (抚痛处)这一回好像是真的。
茂  生   是真的?
花  嫂   是真的!
茂  生   这么说,吾弟没忘记我们?
花  嫂   没忘记,没忘记!
         [二人双手紧握,口在笑,泪在流,相对而泣。
中  军   奏乐,请大老爷大奶奶上轿!
         [乐起,茂生与花嫂不知所措。
茂  生   慢!嫂呀,别人都是大杠小杠地抬去,难道大哥我空着手去?
花  嫂   是呀,有裙没裤,面子得顾。好歹也得给二叔争个面子。可是,送什么呢?
茂  生   吾弟当官回来,喜庆事情,送酒最好啦!
二  人   (同)酒?!(想起刚才喝的酒,不约而同抢进门内)
茂  生   哎呀呀,知道这样,方才也不喝了。嫂啊,今怎么办?
花  嫂   都是你,跟你说不能喝……
茂  生   你也没少喝!
花  嫂   你不喝我会喝吗?
茂  生   好啦!走,赶紧去买!
花  嫂   家里锅端起剩下灰,拿什么去买?再说,买酒得跑到城里,等你买回来,天光了!轿子还在门外等着呢!
中  军   请大老爷、大奶奶上轿!
茂  生   今天真是喝多了,口渴,给碗水来!
花  嫂   水水水……这水若是酒就好了。
茂  生   水、酒、酒、水……有了!
花  嫂   想出什么办法,快跟我说吧!
茂  生   (行板)         不花钱,又好看,
                          唯有一法最简单。
                          搬出这个大酒坛,
                          洗涮干净风凉干。
                          现成井水装一坛,
                          土封坛嘴火烘干。
                          红纸黑字青红酒,
                          包你风光不难堪!
                          唯有这办法,
                          巧过耳目关。                          
花  嫂   慢!你是说,以水代酒?这、这要是让人知道了……
茂  生   这排场是做给别人看的,过后跟吾弟说一声,自家兄弟怕什么,今天给吾弟做面子最要紧!
花  嫂   万一二叔追究起来?
茂  生   他追究,我还没追究他呢!老婆孩子一丢十五年……哼,见了面,我还要骂他几句……
中  军   请大老爷、大奶奶上轿!
茂  生   来呀,给大老爷、大奶奶前头带路!
         [切光。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2-15 06:08 , Processed in 0.04603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