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王茂生进酒》

2013-9-10 01:37|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7757| 评论: 1

第五场
 
          [路上,王茂生忧急交加地上。
茂  生   (唱)      钱钱钱,
                     如火迫眉尖。
                     嘴里应承去拿钱,
                     哪里有处拿到钱?!
                     心想去借钱,
                     大年三十只有讨钱、还钱、谁人肯借钱?!
           嗨!      一年到头东奔又西颠,
                     拼命去挣钱。
                     谁知正月初一挣到做年,
                     还是为钱急发癫。
                     钱呀钱,
                     你又好疼又可嫌。
                     本是人造的钱,
                     怎就变成卡溜人的钱?
                     欺负人的钱?
                     害死人的钱?
                     钱呀钱,
                     你做大愆!
                     你是一根弦,
                     一生崩在人心田;
                     你是一条鞭,
                     将人从小到老赶到棺材边。
如今没闲怨地又怨天,赶紧得去打算钱。(思介) 哎呀有了,家里还有一头猪母能值钱。(欲行又止)不可呀,猪母是我生意本钱,卖了它,大小六口人日子就更难过了。只怕,花嫂这一关也过不了。唉,火烧眉毛,先顾眼前,救人要紧。明着卖不行,我就偷……有理!(下)
          [茂生家内外,茅草屋,猪圈一角。猪叫声起。
花  嫂   (内声)来了来了!(提桶饲料上)迟一刻就嗷嗷叫,没办法。(到猪
圈将饲料倒进槽内)吃吧,今天过年,吃饱一点。嗨,这两年若没它,
日子也不知怎样过。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人口添了两大口还兼两小口,
日日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还好它,一年生两窝猪仔,一窝起码十头,
一到继不上的时候,就卖它两头。你莫说,人和畜生当真也会出感情,
不管走到哪里,什么都会忘记,就是不会忘记它!(观天色)茂生去
送米,会去这么久?(提桶进屋)
          [茂生探头探脑地上,等到花嫂提桶进了屋,蹑手蹑脚到屋檐下取了斗笠和一根竹鞭,摸到猪圈边,开栏赶猪。猪叫声。
茂  生   嘘!莫叫!莫出声!(好不容易将猪赶出栏外,花嫂拦在面前,大吃一
惊,尴尬介)嫂……
花  嫂   将猪母逐出栏外做什么?
茂  生   我……嘿嘿嘿,我、我带它出去溜溜,让它散散心……
花  嫂   外面下着雪呢,你想冻死它呀?
茂  生   这这……我、我是想……
花  嫂   (大声地)想什么?说!
茂  生   (愣愣地望着对方,知道瞒不过,只得低声地)想、想把它卖了……
花  嫂   你说什么?
茂  生   嫂、嫂呀,你先莫急,我说……
花  嫂   不!嚼烂舌根都没用!(夺过竹鞭,欲赶猪进栏)
茂  生   (拦住)嫂、嫂!
花  嫂   (扬起竹鞭)走开!
茂  生   (急了,夺回竹鞭)哎呀嫂,你我说,小丁山病重,没钱请大夫撮药,所以……
花  嫂   一没钱就要卖它,你知道吗,明年的生意本和一家人的生计还要靠它?
茂  生   可是救人如救火啊嫂!万一丁山有个差错,我怎么向吾弟交待?
花  嫂   我不管!自从二叔走后,为了接济金花母子,你送柴又送米,送衣又
送钱,明里一度暗里一度,把我们的家都送空了,现在只剩下一只老猪母
了,你、你还要算计它!(哭)今天卖猪母,明天就要卖你老婆了吧!
茂  生   你……嫂,自吾弟走后,金花是怎么过日子的?她本是千金***,如
今却住破庙,带着一双儿女,吃不饱,穿不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不帮她谁帮她?你、你今日怎么变得这么不近情理?
花  嫂   (爆发)什么,我不近情理?王茂生,你、你良心给狗吃了啊?金花苦,金花可怜,难道你老婆就不苦不难不可怜么?为了养她母子,我跟着你起三更睡半夜,什么苦没吃过?你看看我这双手,这是女人的手吗?这是铁锉啊!金花苦还有人可怜她,我苦又有谁可怜我……(哭)
茂  生    嫂,我……我实出无奈啊!
花  嫂   (坚决地)都不用说了,今天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许你卖它!
茂  生   (愣住)当真不让卖?
花  嫂   当真!
茂  生   绝对不让卖?
花  嫂   绝对!
茂  生   这可怎么办?(急得抓耳挠腮,团团转)
         (唱)真犯贱我王茂生,
               自造枷锁自家扛。
               没来由结一个无情兄弟,
               害得自己吃不安闲、睡不入眠、
提心吊胆、东奔西忙、
日日神经不正常!
               本来是夫妻二人日子紧紧过,
               如今却两家六口顾吃不顾穿。
          薛仁贵啊薛仁贵,
               都以为你有“三七四六”包出仕,
               谁知你没情没义心肝五脏都溃疡。
               你竟然鞋底抹油一溜三不管,
               丢下这千斤重担让我一人扛。
               你太过份,
               你没天良。
目屎糊目我自作多情柴夹锯,
鬼迷心窍一心还想沾你光。
               真个是闲工补漏瓢没事找事,
               到如今推不脱甩不开我无主张。
花  嫂    怨谁了?人是你救的,要结拜是你,撮合婚事也是你,逼他投军还是你!
茂  生    我我我……我前世欠他的债呀。(无奈又狠心地一跺脚)罢!从今以后我不管了!
花  嫂   (完全出乎意外,她反而冷静了下来,愣愣地盯着他,静场片刻)
你、你当真不卖牠了?
茂  生   当真!
花  嫂   绝对不卖了?
茂  生   绝对!
         [一阵沉默。
花  嫂   (轻声地)那……金花一家人怎么办啊……
茂  生   不管!
花  嫂   那……小丁山的病怎么办?
茂  生   不管!
         [花嫂久久地呆呆地望着丈夫。
花  嫂   (突然大声地)哎哎、茂生,你变死啦?!你忘了结拜之时是怎么诅咒的?“有饭齐吃,有难齐帮,讲话不算数,上山给虎咬,下水给鱼吞!”自己讲过的话,不算数了?
]茂  生   (苦笑道)算数,这数我是不会算了!顾了吾弟,就伤了老婆,顾了老婆,就对不住吾弟!你、你叫我怎么办啊?
花  嫂   (再一次静静地望着丈夫,突然转过脸轻声啜泣)这么说,这猪母不卖也得卖了?
茂  生   (激动地跳了起来)嫂,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花  嫂   (哽咽)我实在是舍不得这头猪母呀!五年来,朝夕相处,跟一家人一样,日日喂它的时候,它又跳又叫又摇尾巴……它也有情啊!如今,它腹里已经有仔了,只有我知道它的脾气,知道怎么侍候它,你将它卖到别人家,万一遇上不好的主人,打它、骂它……(泣)
茂  生    嫂,我一定会帮它找个好主人!你莫难过,我想好了,卖了它,再抱一头猪母仔回来,过一年半载,又是一头猪母!(见对方仍哭个不停,上前动情地搂住她的双肩)嫂,对不住,我不该让你受这么多委屈,这是最后一次了,等帮她母子渡过这个难关,以后,我决不再做让你伤心的事……
花  嫂    (擦泪)说这话做什么,快赶猪吧!
茂  生    (另取一根竹鞭交嫂)来,帮我一下!(赶猪介)
           (唱)      卖猪母,举竹鞭,
                       一股辛酸堵心田。
花  嫂     (唱)      一条竹鞭千斤重,
                       手执竹鞭泪涟涟。
茂  生   今日这猪母怎么不话了?
           (唱)      赶出猪栏它泊墙角,
                       逐出墙角又挪埕边。
花  嫂   它也舍不得走啊!
           (唱)      它围着我转不离去,
                       两眼汪汪真可怜。(泣)
茂  生   它、它怎么坐下了?(举鞭欲打)
花  嫂   不要打它!(护住)
茂  生   不打它怎么会走?
花  嫂   你跟它好好说嘛1
茂  生   跟它说?好、好!猪母娘娘啊!
           (唱)      猪母娘娘莫伤心,
                       且茂生诉苦情。
                       今日卖你不得已,
                       只为吾弟一家人。
                       我若不帮失信义,
                       如芒刺背蚁噬心。
                       知你本性原良善,
                       忠心事主情更真。
                       你若通情知人性,
                       我宁可双膝跪埃尘!(跪)
                       求你帮我难关渡,
                       救苦救难做好心!
花  嫂   它、它爬起了!(抚摸猪母)
           
茂  生   哎哎,它怎么自已走了?
花  嫂   它,明白了!(拭泪)
茂  生   哎哎,等等我呀!
花  嫂   猪母——!(唱)到了新家要话,
                        祝你过个安闲年!
茂  生   等等我呀!(追下)
         [望着远走的茂生和母猪,花嫂呆了良久,木然地走向猪圈,拿起竹帚,心不在焉地扫着。
茂  生   (疲惫地上)嫂!嫂!
花  嫂   噢,回来了。
茂  生   回来了。
花  嫂   丁山怎么样了?
茂  生   应该没大问题了。
花  嫂   怎么去了这么久?
茂  生   嫂呀,这就跟你汇报:卖了猪母,赶到庙里还了大夫的钱,又马不停
蹄跑到城里,按方撮药,赶回来起火熬药,喂药,直到小丁山烧退了,
我才松一口气,转到灶前一看,哪有过年的样,什么都没有,我即刻
将剩下的一两碎银,都给了弟妇,让乳妈去采办年货……
花  嫂   这么说,一头猪母一片都没回头?
茂  生   都……(发现情绪异常)哎,你怎么啦?
花  嫂   你也到我们灶前看一看,有没过年的样?灶台都结冰了……(泣)
茂  生   哎哎,莫啼嘛,大年三十,给乡里看见,像什么?进去说!(拉进门)
年,我们想办法过嘛,家里还有什么会中煮的?
花  嫂   连一棵青菜都没有!
茂  生   填腹的东西总有吧?
花  嫂   只有几个喂猪的番薯和番薯叶。
茂  生   哈哈,有番薯就能做他几碗!
花  嫂   番薯会做几碗?
茂  生   你:番薯切片,放进油里捞一捞,然后爆炒,肉片一碗;番薯切块,
油鼎炸熟,加上佐料,又酥又甜,荔枝肉一碗;番薯蒸熟,捣烂,搓
圆了,鱼丸一碗;番薯叶,天然青菜,再炒一盘,这里很热闹了吧……
花  嫂    (哭笑不得)茂生啊茂生,为了骗自己,你是费尽心机!告诉你,家里一滴油都没了。
茂  生   啊——!
          [切光。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2-13 03:31 , Processed in 0.0424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