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北进图》剧本-戏剧节专版

2013-5-4 13:13|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6904| 评论: 1

          【四场

 

       爹爹,洪承畴大人又差人送来密信。(递密函)

          郑芝龙阅函。

       爹爹,洪大人这回来信说什么?

郑芝龙     洪大人密传清主恩诏,赐封三省王爵、闽粤总督之

           职,请为父与你的阿森哥入仕清廷。

       你和阿森哥才把清兵打得落花流水,清主为何反要

           封给你二人这么大的官职?

郑芝龙     为父我借战机显实力,让清廷知我郑家父子不容小

           觑,为的就是这……

       ……水涨船高?!

郑芝龙     渡儿,你且乔装改扮,密见洪承畴大人,就说为父  

           应他所请,不日归顺清廷……

          【闷雷隐隐,景启:安平,郑府。

      (唱)    乱世风雨骤,

                    草木啸动总惊心。

                    苦倚门望穿秋水,

                    盼夫儿早回门庭!

董酉姑    (内声)婆婆……(上)婆婆,公爹与阿森回来了!

      (闻讯大喜)他父子回来了?哎呀好啊,好啊!

董酉姑     婆婆啊!

   (唱)    公爹他奋勇救子,

                    发虎威痛击清兵。

                    仙霞关御敌获胜,

                    捷报喜人心!

    他父子同心御敌,如今,人都称赞他二人是英雄!

       我只求他郎罢囝能平平安安转厝,莫吵吵闹闹就好

           了!

   【吵闹声即起,郑芝龙紧拽着郑成功争执而上。

      (急上前,推开郑芝龙的手)已经到家了,你还抓这

           么紧做什么?(抚摸儿子,热泪盈眶)森儿呀,回来

           就好,回来就好!

郑成功     娘亲,爹爹理应统兵镇守仙霞关,以防清兵再度南

           侵。不该强行绑儿回转!

郑芝龙     若不如此,你能听从为父之言吗?

郑成功     军情一瞬万变,爹爹怎能弃塞防安危而不顾?

郑芝龙     我已传令众将士驻守仙霞关,你我先回安平,若是

           军情有变,自有飞檄传报。你就安心在家吧!

郑成功     若军情有变,爹爹还能北上救援?

郑芝龙     这……(不耐烦地)军务之事,为父自有主见,何

           用你喋喋不休?!

          【父子俩欲再争吵。

      (痛心地)我求求你二人了!

          【父子俩一霎声息,看着翁氏。

      (静静地)你郎罢囝不要再吵了,好吗?好好的一家

           人,都快被你二人吵散了!

董酉姑    (扶住翁氏)婆婆。 

       老爷,渡儿呢?为何不见渡儿一同回来?

郑成功     是啊爹爹,郑渡贤弟呢?

郑芝龙     这……老夫另有军务,命他办理!(旁白)我暗遣渡

           儿密见洪承畴,谅必今日就能回来!

      (拿起儒衣)森儿,已到家中,快脱去征甲,穿上你

           的儒衣吧!

郑成功     孩儿要甲不离身。一旦军情有变,即可北上杀敌!

郑芝龙     什么?!你还想北上……(恼地拍桌,触动臂伤)

       哎呀老爷,你怎么了?

   【翁氏为郑芝龙卷起袖口,露出一道带血伤痕。

郑成功     啊?!(紧张地)爹爹,你受伤了?

董酉姑     来人,快快取出清水、创药!

   【中军取清水、创药上场。郑成功用嘴为父亲的伤口

    吮吸瘀血,董酉姑小心地洗伤、包扎。

郑成功    (甚愧疚)爹爹是为了我,才受此创伤啊!                

       既知如此,就不该让你爹爹操心!老爷,你与森儿

           久不对饮,此番仙霞关大捷,你父子平安回家。何

           不畅饮一番,以示庆贺?

          【父子俩欣然答应。

      (大喜过望)来人啊!快快取酒来。

          【家人抱酒坛,拿酒具上。翁氏忙为他们父子俩斟好

           酒,郑芝龙、郑成功入座而饮。

      (甚是欣慰)哎哟谢天谢地,他郎罢囝总算又坐在一

           起喝酒了!

董酉姑     就让他二人欢欢喜喜地喝吧!(扶翁氏欢喜下)

   【海涛低啸,风雨欲来。

郑成功     好酒!

郑芝龙     好酒就该多饮,莫让你娘枉费苦心啊……

郑成功     爹爹,你也要多饮啊!

          【父子俩举碗对饮,情意融融。

郑芝龙     森儿呀,孤军涉险,乃是兵家大忌。你敢以此“狠

           招”对付为父,你呀……你也太大逆不道了!

郑成功     哦!爹爹早知孩儿用意所在?

郑芝龙     “知子莫若父”嘛!你不就是为了逼我出兵吗?

郑成功     爹爹,你不是也对孩儿使用“狠招”吗?

郑芝龙     我……我有吗?

郑成功     爹爹狠心下令大军南撤,且将粮草辎重一并运回安

           平。让孩儿孤立无援……(看着父亲,又万般感慨

           地)爹爹良苦用心,孩儿又焉能不知啊?

郑芝龙     既知为父良苦用心,你还要冒死北进?让爹娘为你

           魂魄惊散,你呀,你这可叫——狠心呐!

郑成功     ……

郑芝龙     若是为父援军迟到一步,焉有今宵?

郑成功     定有今宵!

郑芝龙     哦?!

郑成功     孩儿自信,只要我置身绝境,爹爹定能飞驰相救!

郑芝龙     你就如此自信?

郑成功    (自信地)这叫“知父莫如子”嘛!

郑芝龙     这……

郑成功     这……

郑芝龙     哦?

郑成功     啊?(父子俩大笑痛饮)

郑芝龙    (满含酸楚地)森儿稚幼对爹爹百依百顺,如今长大

           了,敢以死要挟老父了!

郑成功     孩儿不敢!郑森虽生性耿傲,尚有二人让孩儿心生

           敬畏,尊若神祗。

郑芝龙     哦?!此二者是谁?

郑成功    (神情甚庄重)师钱谦益,父郑芝龙!师博学鸿儒,

           父沧海英雄。师与父,乃森所敬、所效者!(端起酒

           碗)爹爹呀……

    (唱)   酒一碗、愧满襟,

       羞将赧颜对严亲。

       郑森非是不肖子,

       怎不知爹为儿竭虑殚精。

       自幼仰承椿堂爱,

       怎不知爹对儿期望弥深?

       弱冠年入学国子监,

       熟读了孟云子曰三千经!

       更知忠节诚至贵,

       励志誓为栋梁臣!

       孰知是甲申国殇宗社毁,

       神州裂变山河倾。

       爹爹呀………

                   儿不忍汉唐衣冠成荒土,

       儿不甘战火焚烬圣贤经。

       儿不忍风雨悲歌送南朝,

       儿不甘气节沦落尘埃轻。

       儿青衿文弱空无力,

       只能够难为我的老父亲!(呈酒跪向父亲)

郑芝龙    (唱)   酒一碗、愁满襟,

                   乱世父子别样情!

                   我总将狠心代慈爱,

                   他偏于悖逆显孝心。

                   正因是血浓于水,

                   才有这万般苦心。

                   也知儿全忠尽孝堪可敬,

                   莫奈何天意偏不遂人心!

          (同唱) 酒一碗,泪满襟,

                   父与子为何纠结这般深?

                   酒酣情更浓……

      倍觉得骨肉可亲!

      但求父子相依傍,

      共度这乱世危情!

      (上)启禀督帅、国姓,仙霞关御敌获胜,战讯振奋

           人心,江浙义军差人传话,愿追随督帅、国姓共举

           大义!

郑成功    (欣喜非常)哈哈哈……好啊!中军,速告来人,郑

           氏父子愿与天下志士,共举大义!

       是!(下)

郑成功     爹爹翘楚东冥,深孚众望。仙霞关奋勇破敌,捷报

           初传,即有江浙义军纷投麾下。若能笃志抗节,定

           可为中流砥柱,势必将倒挽狂流!

          【雷电轰然,暴雨如倾。

郑芝龙    (闷头独饮,故意岔开话题)又下雨了!唉,森儿

           呀,每逢起风下雨之日,我就想起你爷爷啊……

郑成功     想我爷爷?

郑芝龙     你爷爷去世那日,天也是落这么大的雨。(亦真亦假

           地涕泪)那一年,你爷爷患了绝症,我也是四处求

           医问药,后来遇着一个自称有起死回生之术的老医

           师,为父卖鼎当铁凑足药资,在他药铺撮了一帖中

           药,拿回家熬给你爷爷喝!

郑成功     爷爷喝了药汤,病情有否好转?

郑芝龙     你爷爷喝了药汤之后,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

郑成功     好啊!

郑芝龙     好什么?一家人欢喜还没两天,你爷爷就断气了!

郑成功     回光返照?!

郑芝龙    (语带双关)膏肓绝症,非药可治!为人子,我也是

           枉有孝心呐!

郑成功    (唱)   爹爹借故说心意,

                   分明抗志早消沉!

郑芝龙    (唱)   顺天意岂是罪过,

                   谋功业何妨求新?

          (同唱) 况乃国危若垒卵,

郑芝龙    (唱)   当劝他易主仕清!

郑成功    (唱)   当劝他辅主抗清!

          【父子俩同时举步向前。

郑成功     爹爹……(欲言)

郑芝龙    (紧截住)天下业已失之四分有三了,仙霞关一战乃

           侥幸获胜。森儿呀,你休得妄思以孤隅与天下之兵

           抗峙,能有善果。

          【一道闪电穿窗而入,在他父子之间划开裂痕。

郑成功     爹爹,孩儿若真被清兵所杀,爹爹又能怎样?

郑芝龙     (怒地)谁敢伤我郑芝龙之子,老子定与他死拼到底!

郑成功     早知道你能如此,孩儿情愿在仙霞关捐躯殉节!

郑芝龙    (恐慌地)森儿你……你何出此言?

郑成功     孩儿若是命丧清军之手,爹爹就能矢志抗清!

郑芝龙    (为之震惊)你……你怎能有此心思啊?!

郑成功     孩儿如此心思,只愿爹爹能成就英雄大业!

郑芝龙     这、这、这英雄大业……

郑成功    (唱)   酒一碗、爱满襟,

                   望爹爹砥柱巍然立东冥!

                   青史留香著一笔,

                   垂后世人所共钦!(举酒而跪)

郑芝龙    (唱)   酒一碗、苦满襟,

                   胸臆块垒,有口难陈!

                   往日一饮三百杯,

                   今宵佳酿却如鸩!

    (合唱) 酒一碗、悲满襟,

             情到深处、欲泣无声!

   【父子俩无言对视。闪电又如利剑般,在他二人之间,

    割开了长长的裂痕。

郑芝龙     森儿,不能再饮了,歇息去吧!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0-20 05:49 , Processed in 0.04533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