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北进图》

2013-1-30 14:21|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5921| 评论: 1|原作者: 王羚

             [六场

 

            (伴唱)   高天滚滚寒流浸,

                       清军长驱进安平。

             [硝烟弥漫中,清军肆意烧杀抢掠。

        (上场)森儿,找到你爹爹了吗?你们父子千万不可成

             仇,娘就安心去了,安心去了……

            (伴唱)   三尺白绫作了断,

                       翁氏含恨把天升!

             [翁氏自缢而亡。

             [董酉姑(画外音):夫郞,清军杀入安平,恣肆暴掠

             奸淫,婆婆不堪凌辱,她,她含恨自缢身亡了……

郑成功      (内,惨叫)娘亲啊……

             [景转:凄风苦雨中,郑成一身缟素,怆然独泣。

郑成功      (唱)     恨未雪,仇又添,

                       万般痛绵绵。

                       母亲啊……

                       可怜你受辱含羞死,

                       我痛比万把钢刀插心田!

                       父与子情断义绝分两路,

                       娘和儿生死永诀各一边!

                       骨肉悲离散,

                       只怨父作愆!

                       到如今狼烟浓烈罩八闽,

                       我唯将残山剩水挑一肩!

                       孤臣孤子守孤志,

                       孤忠孤胆擎孤天!

                       痛抛下孟云子曰三千经,

                       焚儒衣,泣泪别先贤!

            (托起儒衣,仰天而跪)昔为儒子,今为孤臣。向背去

             留,各有所用。谨谢儒衣,惟先师昭鉴之……

            (唱)     誓以缟素酬家国,

                       换一身搏虎驱狼铠甲坚!

             [郑成功痛苦地焚烧儒衣。

董酉姑      (上场)夫郎,公爹他……他从北地捎回一封家书。

郑成功       既已狠心而去,何必再费笔墨!(夺过书信愤掷火中)

董酉姑      (欲劝说)夫郎。

郑成功      (大声喊住)不要再说了!

             [董酉姑泣泪而下。郑成功看着火中焚烧的书信,又有

             一种强烈的情感促使他把手伸向火中,取出已被烧残

             的家书,紧握而痛涕。

             [灯光现出清朝服饰的郑芝龙,父子隔时空以对话。

郑芝龙       森儿呀,为父让你去往烈屿岛,你又回来则甚?

郑成功       父行悖义丧节之举,郑森岂能任由为之!

郑芝龙       纵使你能追还为父,可你能追还这天下吗?

郑成功       郑森只想追回父子之情!

郑芝龙       你若不苦苦逼我北进,何致如此?

郑成功       郑森苦心劝勉北进,只想护保爹爹声名。

郑芝龙       郑芝龙宁不要声名,只要森儿莫丧于北进征伐!

郑成功       郑森宁不要此命,只要爹爹能节不亏、名不辱啊!

             [父子相对痛哭。

郑芝龙       逆子呀!你若能从父事清,何致你娘含羞屈死……

郑成功       不!害死我娘亲之人乃是你!你口口声声称说只要归

             顺清廷,则可保住一家人性命。可是你垂怜乞降,又

             能如何?!

郑芝龙       这……

郑成功       当初若听我劝勉,以你麾拥千艘甲舰,何惧清夷眈眈

             虎视!铁蹄妄思踏我飞舟,胡服岂能牵我衣袂?谁知

             你却跪侍腥膻,偏向清廷献媚。自甘沉沦无耻,销尽

             兵锋锐利。才有这胡马长驱直入,鞑寇横行无忌!才

             有这君王殉难以亡,慈母蒙污以毙。家破人亡,悲天

             惨地!你犹有何颜对我再做训示?

郑芝龙      (唱)     森儿呀……

                       江山易主殆天定,

                       千古兴亡岂由人。

                       凭几缕忠魂写悲壮,

                       有谁能倒挽日西沉?

                       爹怕儿,矢志死抗节,

                       枉将一命殉葬南明!

                       苦心愿,求儿命存乱世,

                       儿怎不恤老父心?

                       偏将言辞如利刀,

                       狠剜我心、狠剜我心!(哀哀泣下)

郑成功      (唱)     痛斥千声,痛斥千声!

                       一声声啊……

                       全作利刀,剜碎我自己的心!

                       他悖主孽弥重,

                       护犊情可悯!

                       恩也重来怨也重,

                       爱也深来呀……

                       爱也深来恨也深!

                       父与子,千丝万缕义已断,

                       却总有一丝半缕连着骨肉、牵着心!

郑芝龙       洪大人已铸好闽粤总督之印,等着你上福京受封!

郑成功       郑森耻作贰臣,拒不受异族之封!

郑芝龙       改朝换代,大势所趋。如今南朝遗臣旧宦,纷趋于清

             廷,谋职求官。就连你的恩师钱谦益也剃发留辫,做

             了大清国座上之宾了!

郑成功      (痛苦地)哈哈哈……师与父,郑森昔日敬孝之人,不

             想如今……大人不顾大义,怎不叫我痛彻心腑!

郑芝龙       森儿呀!纵观天下时势,闽都定将沦作清室版图,你

             还能抗争几时?

郑成功       尚有寸土立足,郑森绝不会落下北进义旌!

郑芝龙       你苦苦北进,难道你能救南朝不成?!

郑成功       人之节气,岂可随纷纷大潮而尽!

郑芝龙       森儿呀,清廷限令为父,三日内要劝服你归顺。如若

             不然,即将爹爹与你兄弟囚禁于燕京!再起大军征剿

             南朝余勇。爹爹不忍眼睁睁看着你步履死路。难道你

             就忍心看父弟沦作奴囚吗?!

郑成功      (心痛不已)啊?!

郑芝龙       森儿,忍下一时之羞,与爹爹同侍清廷,重续天伦!

郑成功       郑森何曾不惜父子之情?然清夷弑我君、辱我母, 弥

             天耻辱,犹何能忍啊?!(撕毁书信)今日誓杀父以报

             国,冀天下英杰共伸大义!

             [一面写着“杀父报国”的大旗,从天而落。

郑芝龙       啊?!(羞怒不堪)郑森,你这逆子呀!为父归服清廷,

             乃顺天应时之为,是非自由后人评说。你如此大逆不

             道,致老父千秋万世背负臭名啊!

郑成功       郑森不能从父仕清,郑森也不忍父弟身受胡虐。唯举

             此旗,以聚抗志。唯举此旗,全忠尽孝。只要郑森一

             日不降清,父弟则可保一日无虞。苦心苦志,伏惟上

             苍垂鉴……(跪而痛涕)

郑芝龙      (理解地)哈哈哈……这“杀父”好啊!(隐下)

郑成功      (唱)     千古江山几兴亡,

                       抗节顺服各由人。

                       是非聪愚且莫论,

                       酬国殇,自有烈魄英灵。

                       柔翰难著鼎新志,

                       蘸烈血,写一笔正气示后人!

            (伴唱)   唯将酒一碗,

                       奠我父子情!

                       酒一碗、一碗酒……

                       父子情殇,

                       血泪长倾!

 郑成功     (望江洒酒,沉重地)北进!

             [江涛怒吼,南朝将士雄聚于旗下。

             [剧终。                

                                     王羚2012年写于平潭

123456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2-2 10:51
闽剧《北进图》的创作随笔(王羚) 几乎所有以郑成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把目光聚焦在以他收复台湾这一丰功伟绩上大做文章。我不想蹈常袭故,为了能另辟蹊径,从这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身上,找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创造、丰富戏曲舞台上更为独特、鲜明的艺术形象。我倘佯于一切有关于他的史料,埋头在字里行间寻觅着…… 一日,偶然于书中看到郑成功拒绝清廷封诏所言:“我一日不受诏,父一日在朝荣耀。”而引起了我的思索,为什么矢志抗节的他,还会对早已归顺清廷的父亲,有着如此的牵念和眷顾?或许只有一种理由可作此解,那就是“血浓于水”。虽然,他们父子对时代有着各自截然不同的选择,但骨肉之情恐怕很难就此泯灭。想到此,创作的激情便于瞬间升腾了起来。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想要所写的那些事了。 歌德在《谈话录》说:“艺术要通过一种完整体向世界说话。”完整性和有组织性是一切艺术成品的必要前提。但历史从来只注载事件的结果,它构不成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艺术形象和戏剧情节,难以铺衍成剧。如何依据史料,创造出一个完整、可信的故事?这需要剧作者调动起生命所有的感知、理解、意志、想象等;去细致揣摩“当事人”的个性心理,剖析他们外部行为的内在驱动力。用看待“活人”的眼睛,看待他们。这不仅是创作者对待创作的态度,更是超乎于理性创作之上的对历史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如此,或许就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们心跳的律动。或许他们自己就会告诉剧作者,他们曾经是怎么做的。 回溯郑芝龙、郑成功父子二人决裂的过程,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在急剧变动的时代,各自所作出的选择是那样的无奈、痛苦。这种无奈和痛苦,不但是历史本身所给予的,更多的是他们双方间的相互给予。所以,面对已然定局了三百多年的历史事实,我不敢以固定的思维对待他们,把他们简单的归纳于忠与奸、是与非的二元对立范畴。那样,绝不足以写好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活着的人的真实态度。尤其是身处于南明王朝最为艰险时段的郑家父子。所以,历史事件,对于剧作者而言,如是寿山石雕刻师手中的石头,既要尊重其天然纹理,还要尽可能开掘出它最大的情感能量和艺术价值。使之在创作中升华为对人性的认识价值,实现和完成“史”与“剧”的自然融合。基于自己对创作的设想,我以“北进”作为叙事平台,让郑芝龙、郑成功这一对充满了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借助这个戏剧行动,诠释他们内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感,演绎他们的各自所图。 随着创作情感的深入,我愈发清晰地感受到郑成功无悔的抉择中,隐忍着无比的巨痛。极尽“孝道”的他,以身冒险迫使父亲北上御敌,与其说这个最无可奈何的办法,是在极力劝勉父亲拯救危亡在即的南明,不如说这是一个儿子不惜用生命来维护父亲的尊严。当他改变不了父亲的意志和选择时,却毅然举起“杀父报国”的旗号,以凝聚抗志。这一极其乖离“孝道”的举措,表明了他在大是大非前的人生态度和生命的价值取向。“别孔庙、焚儒衣”,不但昭显着他从书生蜕变为战将的决然,更是他自我的精神洗礼,是英雄伟大人格的自我实现。诚然,真正的历史悲剧不在于有所选择而选择错误,而在于根本就无从选择。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民族有强弱,朝代有兴衰。唯一不朽的,只有这股充沛天地、彪炳日月的浩然正气。通过创作《北进图》,加深了我对郑成功的景仰和敬佩。当看到郑成功死后,作为胜利方的康熙皇帝为他题写“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的楹联时,心中不由地涌动着感激和欣慰。对高尚节操的褒扬,对伟大人格的推崇,是古今中外所有民族的共性,也是人类的共性。 作为剧作者,我以剧中“北进”的行动,来完成郑成功自我的“气节”坚守。笔此,让我唱一句剧中的唱词:“柔翰难著鼎新志,蘸烈血,写一笔正气示后人……。”以此与这个遥远的英雄,做穿越时空的共鸣吧!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0-23 05:18 , Processed in 0.04273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