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北进图》

2013-1-30 14:21|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8536| 评论: 1|原作者: 王羚

             [四场

 

         爹爹,洪承畴大人又差人送来密信。(递上密函)

             [郑芝龙阅函。

         爹爹,洪大人这回来信说什么?

郑芝龙       洪大人密传清主恩诏,赐封三省王爵、闽粤总督之职,

             请为父与阿森哥入仕清廷。

         你和阿森哥才把清兵打得落花流水,清主为何反要封

             给你二人这么大的官?

郑芝龙       为父借战机显实力,让清廷知我郑家父子不容小觑,

             为的就是这“水涨船高”!你且乔装改扮,密见洪承畴

             大人,就说为父应他所请,不日归顺清廷!

         爹爹你……你当真意决要归顺清廷了?!

郑芝龙       识时务为俊杰,今清廷招我重我,就必礼我,苟与争

             锋失利,一旦摇尾乞怜,那时追悔莫及!不过,今日

             之事暂且不能……

         不能让我哥哥知道!(光收隐下)

             [闷雷隐隐。景转:安平,郑府。

        (唱)     乱世风雨骤,

                       草木啸动总惊心!

                       苦倚门,望穿秋水,

                       盼夫儿,早回门庭。

董酉姑      (内声)婆婆……(上)婆婆,阿森与公爹回来了!

        (闻讯大喜)他父子回来了?哎呀好啊,好啊!

董酉姑      (唱)     公爹他,奋勇救子,

                       发虎威,痛击清兵。

                       仙霞关御敌获胜,

                       捷报喜人心!

             他父子同心御敌,如今,人都称赞他二人英雄!

         我只求他郎罢囝能平平安安转厝,莫吵吵闹闹就好!

             [吵闹声即起,父子争吵而上。

郑成功       爹爹理应统兵镇守仙霞关,不该带孩儿回转。

郑芝龙       军务之事,为父自有主见,何用你多嘴多舌?

         你郎罢囝怎么还未到厝就“拌嘴”?

郑成功       娘亲,孩儿是劝说爹爹留在仙霞关,以防清兵再度南

             侵。爹爹他偏是不听!

郑芝龙       我已传令众将士驻守仙霞关,你我先回安平,若是军

             情有变,自有飞檄传报。你就不要喋喋不休了!

         哎呀,不要再吵了。你郎罢囝什么时候若会欢欢喜喜

             在一起,我就要去备三牲礼谢天谢地了!

郑芝龙       已到家中,还不快快脱去征甲!

郑成功       孩儿要甲不离身。一旦军情急变,即可北上杀敌!

郑芝龙       你还想北上……(恼地拍桌,臂伤发作)哎呀!

         老爷,你怎么了?

             [翁氏为郑芝龙卷起袖口,露出一道带血的伤痕。

郑成功       啊?!(紧张地)爹爹,你受伤了?

董酉姑       来人,快快取出清水、创药!

             [中军取清水、创药上场。郑成功用嘴为父亲的伤口吮

             吸瘀血,小心地为父亲洗伤、包扎。

郑成功      (甚愧疚)爹爹是为了我,才受此创伤啊!                

         既知是如此,就不该让你爹爹操心!老爷,为何不见

             渡儿一同回来?

郑芝龙       这……(旁白)我暗遣渡儿密见洪承畴,谅必今日就

             能回来!(对翁氏)夫人,老夫另有军务,命渡儿办理!

郑成功       爹爹,你我父子久不对饮,何不备下好酒……

郑芝龙       备下好酒?

郑成功       开怀畅饮!以谢爹爹救子之情,以贺爹爹御敌之功!

郑芝龙       好!(旁白)我正好借酒劝他易主仕清……

郑成功       取酒来!(中军抱酒坛、拿海碗上,复下)

         哎哟谢天谢地,他郎罢囝总算会齐坐一起喝酒了!

董酉姑       就让他二人欢欢喜喜地喝吧!(扶翁氏欢喜下)

             [雷电轰然,暴雨如倾。

郑成功      (兴奋地)好雨呀!哈哈哈……

            (唱)     烈酒自天斟,

                       海饮纵豪情。

郑芝龙      (唱)     愁作江潮涌,

                       风雨歌不停。

            (合唱)   今宵且借佳酿,

                       父子叙怀谈心!(父子举碗对饮)

郑芝龙       森儿,可知爹爹为何要撤师安平,强阻北征吗?

郑成功       爹爹强阻北征,是怕孩儿命丧于疆场杀戮!

郑芝龙       既知为父如此用心良苦,儿为何还要冒死北进?

郑成功       我若不冒死北进,爹爹又怎能起兵御敌?

郑芝龙       如此说来,森儿以死要挟,就为逼为父起兵?

郑成功       只要孩儿置身于绝境,能起兵救我者,定是爹爹!

郑芝龙       你就如此自信?

郑成功      (自信地)这就叫“知父莫如子”嘛!(举酒对饮)

郑芝龙      (满含酸楚的苦笑)森儿稚幼对爹爹百依百顺,如今长

             大了,敢以死要挟老父了!

郑成功      (唱)     酒一碗、愧满襟,

                       羞将赧颜对严亲。

                       郑森非是不肖子,

                       怎不知爹为儿竭虑殚精。

                       爹为儿披坚执锐急驰救,

                       催鞍奋蹄不稍停!

                       撄锋镝浴血迎恶战,

                       父与子生死同于一刻顷。

                       爹为我,忘凶险,

                       疆场解甲护我身。

                       爹为我,负重创,

                       这一道伤痕血犹腥!

                       不忍是风雨悲歌送南朝,

                       儿只能难为我的老父亲!(呈酒跪向父亲)

郑芝龙      (唱)     酒一碗、愁满襟,

                       乱世父子别样情!

                       我总将狠心代慈爱,

                       他偏于悖逆显孝心!

                       正因是血浓于水,

                       才有这万般苦心!

            (合唱)   酒一碗、泪满襟,

                       父与子纠结为何这般深?

                       酒酣情更浓……

                       倍觉得,骨肉可亲!

                       但求父子相依傍,

                       共度这,乱世危情!(父子举酒对饮)

郑成功      (甚动情)爹爹从不遵诏勤王,为此朝堂愤懑,斥声鼎

             沸。孩儿每闻朝中有人责骂爹爹,无不心痛如绞!

郑芝龙      (百感交集)森儿……                                   

郑成功       此番仙霞关与敌交战,爹爹撄锋镝、赴凶危,长剑挥

             处,敌血飞溅,又显当年之英雄气慨。郑森怎不以此

             为荣为傲!

             [郑成功勤斟酒,父子频对饮,时说时笑,情意融融。

郑成功       南朝日渐艰危,爹爹须要筹谋远虑呀!

郑芝龙       这筹谋远虑?!森儿……(欲言又止,迟疑不决)

            (暗唱)   欲把心思对儿说,

                       奈何话到唇边却难陈。

郑成功      (唱)     爹为何欲语又沉吟,

                       莫非有愁绪隐在心?

郑芝龙      (下决断)罢了!

            (唱)     长痛何如短痛?

                       还是对儿说明!

            (合唱)   况乃国危若累卵,

郑芝龙      (唱)     当劝他易主仕清!

郑成功      (唱)     当劝他辅主抗清!

             [父子二人同时举步向前。

郑成功      (微一愣)爹爹有话,但请先说!           

郑芝龙      (退怯地)还是森儿先说吧!

郑成功       爹爹翘楚东冥,更要笃志抗节,表率忠贞!

郑芝龙       森儿,南朝萎靡不振,爹爹能为之奈何?

郑成功       爹爹雄傲沧海,难道为这一时之困,而销争锋之勇?

郑芝龙       天下业已失之四分有三,孤隅凭何与之争锋?

郑成功       儿度闽粤之地,守可依山,退则凭海。若据险设防以

             御,足可与敌相峙。

郑芝龙       妄以孤旅与天下之兵抗峙,何异杯水车薪!

郑成功      (急辩解)此番就在仙霞关痛歼胡虏,大获全胜!

郑芝龙      (冷地回问)此番我若不起兵北上,又能怎样?

郑成功       爹爹若不起兵北上,仙霞关定然是落于敌手。孩儿也

             定与黄道周大人一样,殉节尽忠而死!

郑芝龙       既知如此凶险,你就不要再逞强了!

             [闪电透窗而入,在他二人之间,划出一道裂痕。父子

             默不作声,闷头自饮。

郑成功       孩儿那日若真被清兵所杀,爹爹又能怎样?

郑芝龙      (怒地)谁敢伤我郑芝龙之子,老子定与他死拼到底!

郑成功       早知道你能如此,孩儿情愿在仙霞关上捐躯殉节!

郑芝龙      (恐慌地)森儿何说此言?

郑成功       孩儿若是命丧清军之手,爹爹就能矢志抗清!

郑芝龙      (为之震惊)你……你怎能有此心思?

郑成功       爹爹呀,孩儿如此心思,只愿爹爹能成就英雄大业!

郑芝龙       英雄大业?!

郑成功       辅君以正天下,收拾人心,以固其本。而后,待以时

             机,号召天下英豪,共举北进!

            (唱)     酒一碗、爱满襟,

                       望爹爹砥柱巍然立东冥!

                       青史留香著一笔,

                       垂后世,人所共钦!(举酒而跪)

郑芝龙      (唱)     酒一碗、苦满襟,

                       胸臆块垒,有口难陈,

                       往日一饮三百杯,

                       今宵佳酿却如鸩!

            (合唱)   酒一碗、悲满襟,

                       情到深处、欲泣无声!

             [父子二人无言对视。闪电又如利剑,在二人之间,割

             开一道裂痕。

郑芝龙      (接酒一饮而尽)森儿,不能再饮了,歇息去吧!

郑成功       兴犹未尽,岂能不饮?你我再来猜令拼酒,看看谁输

             谁赢!

郑芝龙       好,来吧!(与儿子对坐猜令斗酒)三顾茅庐!        

郑成功       六出祁山!呵呵,我输了!(饮酒,又猜)

郑芝龙       七擒孟获!

郑成功       六出祁山……哎呀,我又输了。(再饮酒)再来。(又

             出拳)六出祁山!

郑芝龙       你这六出祁山,是屡出屡败。当年诸葛武侯北伐,也

             是如此,一心平定中原,难免三国归晋。森儿,难道

             你就不会变个数吗?                     

郑成功       武侯北伐,屡败屡战,方显得英雄守志如铁!

郑芝龙       如今北进,只怕也如武侯北伐!

郑成功       那就更当要追效武侯,百折不挠!来,再来。(再次出

             拳)六出祁山!(又输了,再饮酒)

郑芝龙       你还要六出祁山?

郑成功      (毅然出拳)六出祁山……

郑芝龙       你呀!都撞了南墙,还不回头。你怎么这么犟?!

郑成功       哈哈哈……犟,才象爹爹嘛!

             [父子连番比划,都是郑成功输拳喝酒,直喝得晕头转

             向,醉卧而睡。

郑芝龙      (对着沉睡的儿子)森儿,你脾性越来越象爹爹了,可

             我为何总觉得,你离爹爹越来越远了啊?

             [灯光隐去郑成功。

        (上场)老爷,你为何还不安寝?

郑芝龙       夫人,我……

        (见夫神情有异)老爷,难道是森儿又惹你受气了?

郑芝龙       夫人啊!(与翁氏耳语)

        (惊慌失措地)你、你、你要归降清廷?!

        (上场)爹爹。

郑芝龙      (忙问)渡儿,可曾见到洪大人?

         见到了!

郑芝龙       洪大人怎说?

         清廷已复起大军,誓将荡平八闽。洪大人要爹爹明日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2-2 10:51
闽剧《北进图》的创作随笔(王羚) 几乎所有以郑成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把目光聚焦在以他收复台湾这一丰功伟绩上大做文章。我不想蹈常袭故,为了能另辟蹊径,从这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身上,找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创造、丰富戏曲舞台上更为独特、鲜明的艺术形象。我倘佯于一切有关于他的史料,埋头在字里行间寻觅着…… 一日,偶然于书中看到郑成功拒绝清廷封诏所言:“我一日不受诏,父一日在朝荣耀。”而引起了我的思索,为什么矢志抗节的他,还会对早已归顺清廷的父亲,有着如此的牵念和眷顾?或许只有一种理由可作此解,那就是“血浓于水”。虽然,他们父子对时代有着各自截然不同的选择,但骨肉之情恐怕很难就此泯灭。想到此,创作的激情便于瞬间升腾了起来。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想要所写的那些事了。 歌德在《谈话录》说:“艺术要通过一种完整体向世界说话。”完整性和有组织性是一切艺术成品的必要前提。但历史从来只注载事件的结果,它构不成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艺术形象和戏剧情节,难以铺衍成剧。如何依据史料,创造出一个完整、可信的故事?这需要剧作者调动起生命所有的感知、理解、意志、想象等;去细致揣摩“当事人”的个性心理,剖析他们外部行为的内在驱动力。用看待“活人”的眼睛,看待他们。这不仅是创作者对待创作的态度,更是超乎于理性创作之上的对历史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如此,或许就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们心跳的律动。或许他们自己就会告诉剧作者,他们曾经是怎么做的。 回溯郑芝龙、郑成功父子二人决裂的过程,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在急剧变动的时代,各自所作出的选择是那样的无奈、痛苦。这种无奈和痛苦,不但是历史本身所给予的,更多的是他们双方间的相互给予。所以,面对已然定局了三百多年的历史事实,我不敢以固定的思维对待他们,把他们简单的归纳于忠与奸、是与非的二元对立范畴。那样,绝不足以写好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活着的人的真实态度。尤其是身处于南明王朝最为艰险时段的郑家父子。所以,历史事件,对于剧作者而言,如是寿山石雕刻师手中的石头,既要尊重其天然纹理,还要尽可能开掘出它最大的情感能量和艺术价值。使之在创作中升华为对人性的认识价值,实现和完成“史”与“剧”的自然融合。基于自己对创作的设想,我以“北进”作为叙事平台,让郑芝龙、郑成功这一对充满了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借助这个戏剧行动,诠释他们内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感,演绎他们的各自所图。 随着创作情感的深入,我愈发清晰地感受到郑成功无悔的抉择中,隐忍着无比的巨痛。极尽“孝道”的他,以身冒险迫使父亲北上御敌,与其说这个最无可奈何的办法,是在极力劝勉父亲拯救危亡在即的南明,不如说这是一个儿子不惜用生命来维护父亲的尊严。当他改变不了父亲的意志和选择时,却毅然举起“杀父报国”的旗号,以凝聚抗志。这一极其乖离“孝道”的举措,表明了他在大是大非前的人生态度和生命的价值取向。“别孔庙、焚儒衣”,不但昭显着他从书生蜕变为战将的决然,更是他自我的精神洗礼,是英雄伟大人格的自我实现。诚然,真正的历史悲剧不在于有所选择而选择错误,而在于根本就无从选择。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民族有强弱,朝代有兴衰。唯一不朽的,只有这股充沛天地、彪炳日月的浩然正气。通过创作《北进图》,加深了我对郑成功的景仰和敬佩。当看到郑成功死后,作为胜利方的康熙皇帝为他题写“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的楹联时,心中不由地涌动着感激和欣慰。对高尚节操的褒扬,对伟大人格的推崇,是古今中外所有民族的共性,也是人类的共性。 作为剧作者,我以剧中“北进”的行动,来完成郑成功自我的“气节”坚守。笔此,让我唱一句剧中的唱词:“柔翰难著鼎新志,蘸烈血,写一笔正气示后人……。”以此与这个遥远的英雄,做穿越时空的共鸣吧!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20-7-11 21:31 , Processed in 0.04344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