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北进图》

2013-1-30 14:21|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5897| 评论: 1|原作者: 王羚

             [三场

           

             [仙霞岭山脉,南明军防要塞,战后景象。

         国姓爷,敌军虽已暂退,定将再举进攻!

郑成功       此八闽之咽喉,切不可落入敌手。传令众将士,务必

             严防死守!

         我军兵力不足,只怕难以守住此关!

郑成功       放心吧,我爹爹定会起兵援助!

        (上)国姓爷,老督帅亲率援军来了!

郑成功       好啊,你总算来了!

             [幕后欢呼声起:“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风雨呼啸,蹄声骤响,众人隐下场。

             [郑芝龙内唱:“忧心灼灼烈火焚……”

             [郑渡领众将士风雨行军,马僮引郑芝龙策马上。

郑芝龙      (唱)     顾不得,路泥泞、夜色昏,

                       扑面骤雨狂风!

                       驰兵北上仙霞岭,

                       风雨一路急行军。

                       飞扬跋扈为谁雄?

                       救爱子,匣剑露凶锋。

            (焦急地挥鞭逐赶众将士)快走!快走啊……

            (唱)     攸关吾儿生与死,

                       一刻不能缓,

                       郑芝龙险峡跃马啸风!

             [众将士走“圆场”,兵至塞防。

郑芝龙      (急寻呼)森儿在哪里?森儿在哪里……

             [众将士四面呼喊:“国姓爷,国姓爷……”

        (恐慌地)爹爹,不见哥哥踪影,难道他……

郑芝龙      (猛一震惊,险些跌落马下)森儿,爹爹来迟了,爹爹

             来迟了!(痛悔莫及,欲哭出声)我的森……

郑成功      (上)爹爹。

郑芝龙      (惊喜万分)森儿!(下马,直扑向前紧抱住儿子)我

             的森儿,你吓死爹爹了!

郑成功      (甚欣慰)爹爹能北上御敌,真乃南朝之幸!

             [郑芝龙一缓神,示意郑渡带众将士退下。

郑芝龙      (冲着郑成功破口大骂)逆子呀!你擅起孤军,冒死北

             进,全不顾老父愁苦。疆场杀戮凶险,岂是你一介书

             生逞雄之地!(一把抓住儿子)快随我回安平!

郑成功       爹爹既已兵临仙霞岭,何不一显兵威,救我南朝!

郑芝龙       为父之力,只能救子,救不了南朝!

郑成功       今日你若不与清军交战,孩儿宁愿战死沙场,决不随

             你回转!

郑芝龙       你道怎说?

郑成功       你今日若不与清军交战,孩儿死不还乡!

郑芝龙      (勃然大怒)呀呀呸!

            (唱)     怒火填膺,怒火填膺,

                       骂一声逆子无情!

                       全不念老父怜子苦,

                       为你长途劳顿急驰兵!

                       你还敢,以死胁迫,

                       逼我疆场把命拼!

郑成功      (唱)     危疆存亡须臾里,

                       爹不该止戈卷战旌!

                       虎将岂能甘袖手,

                       任胡屠逞凶毁八闽!

郑芝龙      (唱)     救国百战空无益,

                       杀伐徒添鬼呻吟。

                       我武夫枭雄且藏剑,

                       你书生何苦恋刀兵?!

             [清军阵中传出号令:“勇士们,攻取仙霞关,活捉南

             朝国姓朱成功……”

             [清军呼声四起:“攻取仙霞关,活捉朱成功……”

郑芝龙      (唱)     速弃关,休得逞强,

                       免教无端把命倾!(紧拽住儿子)

郑成功      (唱)     胡屠前,百死不丧节,

                       救国难,愿捐血躯昭汗青!

            (高呼)众将士……

             [众将士四涌而上。

郑成功      (慷慨而言)我父率大军北上御敌,以昭白天下,郑家

             父子誓与清廷不共戴天!

郑芝龙      (不知所措)你……

郑成功       我等血性男儿,岂容鞑寇肆虐,毁我八闽,祸我同胞!

众将士      (振臂高呼)愿随督帅、国姓,奋勇杀敌!

郑成功      (拔剑出鞘)众将士,冲杀敌营,痛击鞑寇!

             [郑成功率众将士冲杀下场,郑芝龙拦阻不及。

             [鼓声烈,杀声起。    

郑芝龙      (唱)     鼙鼓烈、杀声激,

                       震撼心旌!震撼心旌……

                       半世刀头舔血未胆怯,

                       此刻惊闻四野飘血腥!(急追下场)

             [郑成功率南朝将士与清军厮杀上。

        (围住郑成功)活捉南朝国姓朱成功!

             [郑成功奋勇搏杀,险被清军所伤。

郑芝龙      (怒吼冲上)靼寇休伤我儿!(拔剑狠地砍杀清兵)

郑成功      (见状,欣喜欲涕)我父当是如此英雄啊!

郑芝龙      (又怒又惊,脱下自己的护胸甲胄,递给儿子)此甲坚

             韧,可挡刀剑,你且穿上,以防不测!

郑成功      (推让)孩儿怎能穿此甲胄,让爹爹赤膛迎对刀兵!

郑芝龙       你不要再文文皱皱了,赶紧穿上吧!

郑成功       多谢爹爹!(跪地)

             [郑芝龙替儿子穿好护胸甲,郑成功挥剑即追杀下。

郑芝龙      (又拦阻不及,惊喊)森儿,小心啊……

            (唱)     爱子冲锋在阵前,

                       触目堪教魂魄惊!

                       鼎缺瓯残难锢复,

                       这一战,一战岂能救南明?

                       他书生强作貔貅勇,

                       终难免无谓枉丧身!

                       我须为儿寻生路……

             [四面回响洪承畴的声音:“人臣事君,必竭其力,力

             尽不胜天,则投明而事,建不世之功,亦豪杰事也……”

郑芝龙      (痛苦地决断)罢了啊!

            (唱)     唯有归顺清廷、归顺清廷!

                       纵有心改弦易帜拥新主,

                       又何甘屈膝摇尾乞怜悯。(观察战况)

                       料此战胜劵已在握,

                       倒不如借机为儿立威名。

                       为博得清主赏识、恩诏重用,

                       郑芝龙出狠招……

                       偏将兵威震清廷!

            (大喊)擂动战鼓,为国姓爷助威!(剑锋直指清军营

             阵)将士们,奋勇杀……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2-2 10:51
闽剧《北进图》的创作随笔(王羚) 几乎所有以郑成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把目光聚焦在以他收复台湾这一丰功伟绩上大做文章。我不想蹈常袭故,为了能另辟蹊径,从这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身上,找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创造、丰富戏曲舞台上更为独特、鲜明的艺术形象。我倘佯于一切有关于他的史料,埋头在字里行间寻觅着…… 一日,偶然于书中看到郑成功拒绝清廷封诏所言:“我一日不受诏,父一日在朝荣耀。”而引起了我的思索,为什么矢志抗节的他,还会对早已归顺清廷的父亲,有着如此的牵念和眷顾?或许只有一种理由可作此解,那就是“血浓于水”。虽然,他们父子对时代有着各自截然不同的选择,但骨肉之情恐怕很难就此泯灭。想到此,创作的激情便于瞬间升腾了起来。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想要所写的那些事了。 歌德在《谈话录》说:“艺术要通过一种完整体向世界说话。”完整性和有组织性是一切艺术成品的必要前提。但历史从来只注载事件的结果,它构不成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艺术形象和戏剧情节,难以铺衍成剧。如何依据史料,创造出一个完整、可信的故事?这需要剧作者调动起生命所有的感知、理解、意志、想象等;去细致揣摩“当事人”的个性心理,剖析他们外部行为的内在驱动力。用看待“活人”的眼睛,看待他们。这不仅是创作者对待创作的态度,更是超乎于理性创作之上的对历史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如此,或许就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们心跳的律动。或许他们自己就会告诉剧作者,他们曾经是怎么做的。 回溯郑芝龙、郑成功父子二人决裂的过程,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在急剧变动的时代,各自所作出的选择是那样的无奈、痛苦。这种无奈和痛苦,不但是历史本身所给予的,更多的是他们双方间的相互给予。所以,面对已然定局了三百多年的历史事实,我不敢以固定的思维对待他们,把他们简单的归纳于忠与奸、是与非的二元对立范畴。那样,绝不足以写好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活着的人的真实态度。尤其是身处于南明王朝最为艰险时段的郑家父子。所以,历史事件,对于剧作者而言,如是寿山石雕刻师手中的石头,既要尊重其天然纹理,还要尽可能开掘出它最大的情感能量和艺术价值。使之在创作中升华为对人性的认识价值,实现和完成“史”与“剧”的自然融合。基于自己对创作的设想,我以“北进”作为叙事平台,让郑芝龙、郑成功这一对充满了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借助这个戏剧行动,诠释他们内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感,演绎他们的各自所图。 随着创作情感的深入,我愈发清晰地感受到郑成功无悔的抉择中,隐忍着无比的巨痛。极尽“孝道”的他,以身冒险迫使父亲北上御敌,与其说这个最无可奈何的办法,是在极力劝勉父亲拯救危亡在即的南明,不如说这是一个儿子不惜用生命来维护父亲的尊严。当他改变不了父亲的意志和选择时,却毅然举起“杀父报国”的旗号,以凝聚抗志。这一极其乖离“孝道”的举措,表明了他在大是大非前的人生态度和生命的价值取向。“别孔庙、焚儒衣”,不但昭显着他从书生蜕变为战将的决然,更是他自我的精神洗礼,是英雄伟大人格的自我实现。诚然,真正的历史悲剧不在于有所选择而选择错误,而在于根本就无从选择。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民族有强弱,朝代有兴衰。唯一不朽的,只有这股充沛天地、彪炳日月的浩然正气。通过创作《北进图》,加深了我对郑成功的景仰和敬佩。当看到郑成功死后,作为胜利方的康熙皇帝为他题写“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的楹联时,心中不由地涌动着感激和欣慰。对高尚节操的褒扬,对伟大人格的推崇,是古今中外所有民族的共性,也是人类的共性。 作为剧作者,我以剧中“北进”的行动,来完成郑成功自我的“气节”坚守。笔此,让我唱一句剧中的唱词:“柔翰难著鼎新志,蘸烈血,写一笔正气示后人……。”以此与这个遥远的英雄,做穿越时空的共鸣吧!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19-10-20 05:47 , Processed in 0.05621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