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南归梦》

2013-1-30 13:33|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28796| 评论: 1

           [二场:问讯

           [远远有人鸣锣吆喝:“朝廷悬赏,查寻苏武之子苏元,

            二十三岁,属羊,右掌之中长有一颗黑痣……”

           [长安城某处,贾伏生家。

      (唱)      命乖蹇,身改适,

                      终难改,囝是娘的心!

                      儿今生死无音信,

                      愧对苏武,

                      何以相见,泪湿衣襟!

          (取出一柄小竹剑,涕泣)阿元儿啊……

           [苏武内唱:“为寻子,费苦辛……”(上场)

      (唱)      百般查询杳无音!

                      不得已,到贾家叩门问讯……(看着贾家)

                步未入户已寒心!(一声长叹,举手叩门)

     [李氏开门,与苏武相望,二人互认出对方,瞬时怔住。

          (伴唱)    啊……啊……

                      情未了,事已休,

                      空有怨怼悲嗟!

      (唱)      说不清,是悲是喜,

                      一霎时,心乱如麻!

苏武、李氏(唱)      十九年……

      (唱)      黄鹄一去无踪影,

                      空遗相思损芳华。

      (唱)      云山万里断归路,

                      忍听塞上泣胡笳。

      (唱)      红妆守空帏,

                      鸳鸯隔天涯。

      (唱)      故国久萦怀,

                      夜梦常回家!

苏武、李氏(唱)      《留别妻》,旧诗犹记:

      (念)“生当复来归……”

      (念)“死当长相思……”

苏武、李氏(唱)      再相逢,鸳盟枉作……

                      流水落花!

        苏……苏大人,你回来了?

        回来了!

        回来就好!

        回来迟了啊!

        听说你已捐躯漠北,我……

        不必说了!阿元呢?

        元儿他……

      (埋怨)李氏呀!你改嫁贾家,我不怨你!可是你……你

            不该撇下阿元不管啊!

      (埋头低泣)你怨我,我该怨谁呀……

          (唱)      那一年,你旄节朝天举,

    飞马向北驰。

    你可知呀?

    家的欢乐,与你离去的背影同消弭!

                      三年后,北疆噩讯突惊传,

    说你在北国惹是非。

    胡人刀下一命丧,

    他乡异土,埋骨葬尸。

    我与儿斩衰服丧披麻衣,

    哭一个肝肠裂碎泪纷飞。

    衣冠冢垒起了你的忠勇,

    君王的仁慈;

    也埋葬了家的温情、你的归期!

    朝堂上众公侯沉酣功利,

                      有谁人记着你弱妻幼子的寒与饥?

                      为生计我无奈改适到贾家,

                      已婚人再穿红嫁衣!

      (唱)      千不怨来万不怨,

                      怨我苏武……

                      怨我苏武归迟迟!

           [二人相对无言。

贾伏生    (上唱)    听说苏武到我家,

                      吓得我,额头冒汗花。

                      最怕他登门来认妻,

                      逐抵厝,找我“葛纱”。

           [贾伏生蹑步进屋,悄地拉李氏于一边。

贾伏生    (指着苏武,低声问)老婆呀,这个客人是……       

        伏生,你快见过苏大人吧!

贾伏生    (战战兢兢)小民贾伏生拜见苏大人!

        不用多礼!苏武冒昧造访,望不见怪!

贾伏生      哎呀不敢,不敢啊!苏大人,你请坐……

        多谢了!不知贾兄做何营生?

贾伏生      小人是石匠,靠雕琢之技糊口谋生。

        贾兄一技在身,度日不致艰难!为何我儿苏元既已随母

            到了你家,却要离家出走?!

贾伏生      哎呀苏大人啊!阿元是自己跑了,我没亏待他呀!十几

            年来,我夫妻……(忽觉不妥,忙改口)我二人也四处

            打听,可是阿元他连半点音讯都没啊!

        哦!

        当年恶讯频传,说你被匈奴人所杀!元儿他小小年纪就

            隐恨在心,扬言长大后要为父报仇!那日,我带他祭扫

            衣冠冢,元儿痛哭一场之后,就愤然持剑,向北而去……

        持剑向北……

        元儿拿的,是当年你临行之日,给他削的这柄小竹剑!

          (取出小竹剑,递给苏武)

      (接竹剑)竹剑……

贾伏生      我一听说阿元跑了,就叫厝边邻里齐去逐,几天几夜,

            我们没吃没睡,找遍了塞外荒山,却不见阿元的踪影。

            后来,在雪地之上,发现这把竹剑和……

      (急追问)和什么?!

贾伏生      ……和一滩血迹……

        血迹?!塞外荒野,虎狼出没之地,难道阿元他……(痛

            心疾首)我的儿啊……

          (唱)      闻讯雷击顶,

         夺眶泪如倾。

                      怜儿髫龄秉孝爱,

         更教我五内惨痛刀割心!

         忍泪含悲再细问……

                      阿元他是生是死你可辨清?

贾伏生    (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唱)      是生是死全不明!

      (唱)      料吾儿早做虎狼餐,

                      若不然怎能渺无音?

                      十九年思子情悠悠,

                      到今日一梦化灰尘!

         儿呀儿……

         爹已南归,儿今何在……

         欠你的父爱怎偿清?!

          看着竹剑)儿呀……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1-30 14:02
闽剧《南归梦》的创作随笔 当一个人的名字,升华为一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时候,那他的名字也将成为这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代名词,苏武就是这样的一种历史人物。每从书籍中看到他的名字,我都似乎看到了冰雪天地中,有一个老人在默默地持守着一万年都不变的汉节! 或许,正是因为苏武以其生命的坚韧,与那群相伴了十九年的羊羔,一同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定格为永恒不变的造型。擎举着那一杆脱了旄的旌节,在北海的荒山野原中,挥写了一篇百代不朽的壮烈巨章;正是由于他用铮铮铁骨为“气节”二字,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以至于后人对他都产生了一种固定的形象思维,而忽视了他在北海十九年以外时空的生命状态。思维的忽略,视角的聚焦,都会造成我们对历史人物认识的单一性,而那些被大线条覆盖下的细微,也往往就成了艺术创作的处女地。于是,我和吴金泰老师有了联手创作一出,以苏武归汉之后的故事为主体内容的剧本的想法。 班固的《汉书•李广苏建传》有载:“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史家巨笔只作概要记录,从不对历史事件作详尽的描述。正因如此,剧作者才拥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面对着如此简要的文字,我不禁想象着那时的苏武,该如何面对自己南归后的一切?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什么?想象不仅是创作者心灵中情节的最初承载,它同时也酝酿着创作者的情感和倾诉欲望。忽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心而上,这种感动渐变做一种激情,在我的胸臆间不停地翻腾着,让我试图要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寻找新的审美视点,开掘张扬个体灵魂的领地。然而,一个剧本抒发的不只是剧作者的个人感喟,它或许蕴含更多的是生命共性情感的渲泄。所以,创作新编历史剧,剧作者不仅需要有史学知识、哲理品格和传统戏曲所独具的形象思维,更需要剧作者以一种大的情感投入,与一页页风干的历史对话,去感受历史的涌动和流变。把平面、简要的史书文字,敲击成立体、丰富的艺术形象,敲击成舞台上下心灵共震的频率。 比利时诗人伊达•那慕尔说过:“穿越,但我永远不会抵达”。这种没有抵达的穿越,是创作的理性精神对历史的问询和体贴。今天,大漠仍为风沙世界,北海还是冰雪天地,而我却凭借着传载了千年的记忆,追溯着苏武骄傲而又不屈的身影,窥析他是如何在那样的艰难绝境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夜晚?难道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只有对国家至死不渝的信念?如果仅是因此,那苏武在初入匈奴境内时,为了护守汉节、不辱使命而引佩刀自刺的行为,就早已把他心中的信念和劲节烈慨的英勇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为何还会有他后来的吞毡啮雪、掘取野鼠而食,孤身与羊群为伴的十九年?不惧死的苏武,为何选择了比“死”还要艰难的“活”着?“搜尽奇峰打腹稿”,我终日埋头于一切有关于苏武的文字,想从中捕捉到一丝顿悟的灵光,为滞塞的思路打通“壬督”二脉。 《留别妻》是苏武在出使前写给他妻子的一首五言诗,“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从他平和淡定的诗句中,我能清晰地读出他内心中对妻子深深的爱意。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以刚烈著称的中郎将,却也是个有血有肉的重情义的男人!虽然,我要创作的剧本,并不以苏武夫妻情感为剧情的主线,但他的诗,让我深深理解到裹藏在他坚强中的那份常人情、常人爱,这也许能补充或完整我自己笔下苏武的情感发展逻辑。选择了与冷月做伴、羊群为伍的他,无悔地走向十九年漫长的孤独和寂寞,践守的是对国家“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的信念,也是履行着自己对亲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的承诺。 对英雄苛刻的要求,似乎也是我或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总觉得在英雄的行为背后,一定只有大的道理支配着。其实从古而今,又有哪一个伟大的人物,不怀有人之常情?用平常心度量他,也许更能理解苏武牧羊的伟大,也许是对人性更深层的关怀!把苏武的历史形象和共性认同的形象,和我自己体验到的苏武的形象,做一次有机的交融和整合,或许会使苏武在戏曲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更丰富、更感人!恩格斯说:“一切都在中间环节融合,通过中介过渡到对方。”当我动笔写下第一段唱词“挥一杆羊鞭,放牧着自己孤独的身影。持一柄旄节,高擎起汉家无尚的尊荣。十九年啊!凛冽朔风吹不散你心中的梦。十九年啊!寂寞夜空,那点点寒星,都是你望乡的眼睛”的时侯,我能隐约感到自己的笔尖,已触动了苏武的灵魂…… 苏武以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自己骄傲的头颅,以对远方亲人的深深眷恋,浸润着自己枯涩的心田。终于,走出了北海,回到他魂牵梦萦的长安,迎接他的有大汉朝隆重盛典,更有等待着他被悄然改写的命运!“忘忧北雁去,登高望秋菊;霜枕南归梦,乡愁月影虚。”忘了这是哪个诗人写的诗,我从中挑出了“南归梦”三字,做为我新作的剧名,也做为承载苏武南归后的情感记号! 王羚,写于2010年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24-5-23 14:54 , Processed in 0.14981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